之前班会,老师说的一点触动了我:十七八岁时努力是为三四十岁后能为自己而活。我一直是不太努力的学生,前十七年靠小聪明走得还算顺风顺水,可后面几十年呢?我惶恐,所以开始渴望扎实的东西带给我安全感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不断证实了世界的无垠和自身的渺小。清醒是有痛苦,好的方面是它余韵悠长,而悠长中有无限可能。

我希望以后的我在赡养父母外,还有能力赡养我的梦想。不必为了活而活,不必为自己根本不信仰的话语声嘶力竭,不必为了求生而青筋毕露,不必为了平庸的安全剪掉自己的旁逸斜出。也希望大家永远不要。这话很天真,但我真心祝愿喜欢我的与我喜欢的人,尽可能活得尽兴,活得值得。

一起加油鸭( ・'ν'・ )

从此再无人间太阳剑。

喜欢我的话还是别照着我的文写了,请直接给我打钱谢谢。

*一个隐秘的双箭头,PWP罢辽。还没看重启,短暂出现一下雨村的名字。

*笑对限流,看淡风雨。我爱簇邪。


01


福建省火车站。


稀薄天光淅淅沥沥渗进旧玻璃,一小块一小块散射,黏半寸路过的西装裤脚,扑闪好似水波光斑。少年人微侧过脸,低头吻住雪茄烟,无起伏的神色在雾中成迷。他有张挺好看的脸,却像可以变成许多人。


吴邪就看到这样的景象。


少年坐在一口迷你的木箱子上,吴邪猝不及防跌进他眼里。他立刻站直身,马丁靴还踟蹰不前,浑身初春的寒气已经把隔夜酒都烧起来。


归根结底,他还是个小孩子。


“黎簇,过来。”


吴邪张开手,不知想给黎簇一个拥抱还是击掌,总之...

“大夫,您快帮忙看看吧,我儿子这是怎么了。”女人用手帕揩去眼泪,抚过男孩的后脑勺。他脖颈以四十五度斜向下的姿势低垂,双肩内扣,身侧两臂停在胸口,作捧物状。像只僵硬的松鼠。医生想掰开他曲起的手指,指骨就发出嘎啦嘎啦的细响。


医生抬头,露出了然的笑。


“不必担心。”


他把男孩推进手术室,一刻钟后推了出来。透明塑料袋装有从男孩身体取出的东西。


“一种蛇而已。”说着,医生把那条染血的数据线递了过去。


读金宇澄,读到一个懒惰的上海青年,除口琴外对任何事不感兴趣。他扛很钝的俄式大镰走在最后,刀口与脖子平齐,“最后一次,是他走到一处软地,最终一次往下用力,应该力量过于猛烈,刀杆插陷到软泥深处,刀口,也终于割开了他年轻光滑的颈子...他一不小心割下了自己的头?是他在瞬息之间发生的事。”最终“他就这样死在通往明黄色麦地的荒草丛中。”在这一刻突然有点喜欢金宇澄。

*出租屋里的男人与嫖客男孩。瓶邪前提。

*没赶上十五,就祝大家十六流弊吧。


我在这个年纪其实不想成为一个嫖客。当我意识到我在做什么,那个男人已经吻进来了。熟练地,湿润,冷,含一半春夜潮气。莫名我想起雷电颗粒和暴雨。真奇怪,这个吻毫无缠绵的成分,吻难道不该是缠绵温热的吗。


石墨:https://shimo.im/docs/ck6FAFXc0sALan5w/ 


*现pa小少爷x纹身师。有肉渣,4k+。我又写双玄了!想不到吧!补给我美丽晚宝的生贺♡@半个菀 
*bgm:孔雀-彭坦

你见过彩虹吗?年轻人问。


*献给生活的荒诞和美好。原著向,日常流。

*很久没写拉低了百日水平,我哭辽。



1


信封躺在地板中央。


黄昏的巨大落日融化在玻璃之外。


赵云澜拎起家居服的柔软裤脚,盘腿坐到地板上。他抚摸着下巴,睫毛下垂的姿态像思考。火舌嘶溜舔过叼的烟。他呼一口气,是单纯的薄荷味儿。


“谁的情书值得你这么妥帖收着,好福气啊。”赵云澜晃动手中的信纸,“女学生?你们系的?估计你们班的吧。是不是那个眼睛挺大,长头发…”


沈巍不知道,这祖宗从哪个旮旯翻出的那张情书。纸张边缘已经泛黄了,有过什么山水,也旧得如同上辈子。他远远看着,以为又是赵云澜的小把戏,柔声说:“别闹了。”...


世间其实没有侠客,江湖远在江湖之外。
正因如此,路小佳觉得一切很无聊。隔山灯火隔重山,天涯明月在天涯,那些不是他的,他也不稀罕。一撩衣袍,就趟过红尘三千里。红尘的爱恨情仇酿成坛酒,饮下皆是风云际会、江湖跌宕。可他也不稀罕——他比较喜欢花生。
每当他想起傅红雪,才感到世上还有一点热闹。惟恋生杀的无鞘剑,当然只爱天下最快的刀。

*R18预警:之前说的脏话车。(虽然脏话戏份并不大)没什么剧情的PWP。

*救救被疯狂限流的孩子吧。哭嘞。



停车场:金发垂着散乱的温柔,他的小孩子柔软得好像松林鹿茸。

weibo:https://m.weibo.cn/5296847698/4263998625383337

1000fo辣(´,,•ω•,,)♡考完期末能来写文了。
从这条的评论里抓一个幸运小孩点梗。限巍澜,最近只想写巍澜。现代,古风,民国不限,但我不太会写ABO哨向什么的…
占tag致歉(鞠躬

*即兴脑洞,可能会删。给下周考试攒点人品。
*ooc

1

沈巍是一座小小冰山。

他跟别的冰山不太一样。他不爱淡淡的风,河流,或其他山川形胜。风物不会说话。

自言自语好傻。他于是安安静静站了一万年。

春天某个正午,旁边的小山突然咳出一口烟气。连续几声,仿佛嗓子呛进了灰尘。理顺呼吸后,小山吐出一个愉快的烟圈。

太阳晒暖沉默的冰山,折射一线漂亮闪光。

小山注意到了沈巍。

“兄弟,你哪个山头的啊?”

语气天生自来熟。但沈巍是冰山呀。

“你是谁?我在这儿站了一万年,从来没见过你。”

冰山疑惑的时候要更冷些。小山打个哆嗦,念在冰山是美人的份儿上宽容了。他主动自我介绍:

“我叫赵云澜...

*沈巍的睡前小故事。啰啰嗦嗦怪我。
*剧版混原著人设。我真滴喜欢原著小澜孩的酒窝!



暴雨枕上,月亮沉塘。

大雨试图敲碎夜色,同三更梆子声竟有神似,颠倒阴阳,黏连天地,模糊了幽冥人间。向北望,汤汤天水冲不化的黑周密且广袤。

却比不上沈巍的眼睛。古旧墨块投进雪水,晕开一滩潋滟的相宜浓淡。睫毛不知从哪儿映来三分月色,温柔动情,掀眼走漏。

赵云澜见了,总疑心是什么妖魔。醉酒的月亮晕乎乎跌入凡间,在沈巍身上复活了。于千丈黄泉之下生出一缕清魄,还懂勾引良家妇男,也算难得。

他躺在沈巍大腿上寻思着,倏忽乐了,侧脸在光裸肌肤上亲了一口。

他的纯净妖魔刷地红了耳朵尖。“别闹。”换另只手打扇,安抚...

*R18预警:办公室play。沈教授梦见赵处成了他的学生。
*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剧版镇魂,支持我们甜女士。端午节快乐!(ballball各位救救我这个被疯狂限流的小女孩吧


停车场:https://shimo.im/docs/CYRxI0ovfiAplfhu 

图链:https://wx3.sinaimg.cn/mw690/005Mt23oly1fsf6virvfcj30c33s177y.jpg

此刻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铝孩。这是一个大型repo(炫耀)现场。

P2、3 from @氤墨_ 最可爱的墨宝的《知不共》
P4 from @祖国花朵风吹雨打 花朵老师的《只有香如故》,喜欢您的文风!吸吸♡
P5 from @白菜 我的梦中情写手白菜老师的《破釜》
P6 from @歌尽桃枝 温柔的吱吱老师的《李桃》

本子超美了呜呜呜各位神仙出无料辛苦辛苦!!(鞠躬

*原著向。假如神明存活到这个没有信仰的时代。没用大框架,依旧儿女情长。
*R18预警:70%剧情30%车,糖刀混杂慎。



他在情目长眉下蓄着一片玻璃海


*魔教教主x武林盟主。梗来自@歌尽桃枝 。跟想象中不太一样,大家凑合看吧。
*与《胭脂鞘》同一世界观,吸吸。感谢咯吱脑丝。

1

师无渡犹记得与裴茗初见。
那时江湖不似今日潇潇。花月正浓,朝云尚早,朱颜舞袖一剑挑,烟花美酒刀上浇。
他听过许多传说。听说江湖里的浪子四海为家,游侠仗剑倚马。
他不是什么游侠,此刻骑马,只因骑马更快。
雪白马驹在金陵城中飞驰。风鼓动少年沾了血污的衣袍,把他裹向这里最大的酒楼。楼内灯火融融,丝竹伴呼酒声不绝。他停在对面,跃马而下。背负琵琶,腰间悬剑。
巷口坐落一家生意惨淡的兵器铺子。师无渡给看铺子的姑娘递去所负琵琶。似风尘流离的美人,通身行家眼中的稀罕木料,红绡胡乱裹住琴身,...

书接上文:http://nansu227321.lofter.com/post/3cccab_129205c6


沉舟剑藏锋入匣,俏面君跃马折花。


大漠中一切都是干燥的。干燥的风鼓动干燥的火,狼狈为奸,直烧亮半边戈壁。

贺玄师青玄对视一眼,提剑奔向客栈。

一间客栈不愧是半月国唯一的客栈,烈火吞身仍屹立不倒,撑开老朽却坚硬的骨架苟延残喘。仿佛在等贺玄跟师青玄回到这里。

火不算扑天,可势头绝不小,朝试图冲进客栈的人无情地张开血盆大口。贺玄望向楼上,师青玄望向贺玄,二人一前一后冲入火场。

贺玄匆忙间顾不得其他,被浓烟呛得不住咳嗽。他余光才瞥见身后的白衣单薄的师青玄。“你...

*之前说的师生年上abo,4k+剧情车。

*磨磨蹭蹭写了一个周...abo苦手写得不好次见谅嘤。


我愿为急雨。
润泽梦土三千里,决绝而热烈地摔碎在你掌心。


停车场:https://m.weibo.cn/5472259159/4240792833170015

山中一日,世上多少年?
三百年吧,师青玄猜。总归比自己的寿命长。
他广交四海友,酒结天地朋,故事听过五车不止。初初听闻烂柯人的故事,犹觉好笑。观仙人下棋入了迷,竟至于忘身,不知偷换的年岁,朽了手中斧子。待自己真切经历沉舟侧畔,回首旧游,也沦落作一介烂柯人。
手中惟余黄土,往昔山无重数。
而他心里平地起风,再撼不动重山分毫了。

*《师兄和剑》的番外,准确说是前传。简单写写,关于师无渡剑鞘上奇怪的暗纹。

宝剑赠英雄。师无渡原不认为裴茗是什么盖世英雄,直到他亲见裴茗拔剑。龙吟虎啸,剑寒九州。见过明光将军拔剑的人,再不情愿也该承认,他的确是个英雄。
英雄爱宝剑。而裴茗像不太爱惜自己的剑。
那日他游龙似的剑斩妖伏魔,劈开漫天黑瘴。剑光如月轮,照彻山河。云巅之下,万千百姓跪伏,喜极而泣:“老天保佑,明光将军显灵了!”裴茗见此情景,并无得色,随手把剑一扔,踏雾穿云而去。
师无渡负手立于云端,遥遥尽收一切。水师扇露出眼底恰浓的冷霜,蜿蜒十里冰河。“北方武神,好大的气势。”
剑使得那般好,竟这样不爱惜佩剑?师无渡虽非武神,却也疑惑。所以他邀裴...

*一个不正经武侠pa。正经剑客x魔教小公举。自娱自乐产物。

*没车,但老福特说我有敏感词嘤。影响观感抱歉。


半月国遗骨迷沙,两生关客逢白话。


世人总以为,剑该是有鞘的。

然而世人皆知屠龙宝刀,无人听闻胭脂剑鞘。

“这胭脂鞘,是个什么?”

“谁知是个什么。反正是魔教圣物,魔教教主宝贝得很。”

“说起来,魔教教主不正在京城大宴天下豪杰,给自家妹子比武招亲?”

“确实如此。可也奇怪在此。”

魔教已五载未踏进中原,今日摆出这遭,只为比武招亲?中原武林恐无人敢信。

要谈起比武招亲的主人公,先得准备好十坛女儿红那样多的风流。有人说,魔教公主是人间罕有的绝色,一把琵琶飞金溅玉,一...

今天看群里聊天才知道这件事……
已和铲老师沟通过。首先要跟铲老师说抱歉,对您造成了困扰。需要声明的是在此之前并没有看过铲老师的《纵火》。
撞梗的疑问在于冰火的比喻和吻眼睛的结尾。其实我主要是用月光比喻的啊,冰山结尾提了一句而已。吻眼睛,确实说不清楚,只能说这个世界真的很奇妙。题目取自王尔德句:“烫痛的孩子仍然爱火”。
已删文,毕竟我是后写的。但的确的确没有恶意撞梗,在此之前未看过《纵火》。我自己非常痛恨任何程度的抄袭包括撞梗,所以绝不会做这种事的。
最后,爱双玄爱生活_(:3⌒゙)_

*师青玄的奇妙记忆漂流。原著番外梗。
*无脑爽文,逻辑不可深究。给老贺一个机会,做点从前想做未做或不适合做的事叭。

1

黑水沉舟又向血雨探花借了一样东西。

一个不倒翁。

“能维持多长时间?”

“多则三五天,少则或许半天。”

“他不会记得这几天发生的事,也不会有后遗症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谢了。”

“等等。”花城笑容玩味,“我的债不必着急,先清了别人的吧。”

贺玄身形微顿,似点了头。

可惜偿命债与多情账,皆是清官难断的事。



2

师青玄依稀记得自己在后山打坐。偶尔清越鸟声掠过,松竹生风,静水上青苔而有痕。

他半睡未睡,触摸到梦的边缘。十六七岁少年人,哪个爱学老僧入定?

在他梦里,山泉...

天下第一只有一个。这是废话。

天下第一不只有一个。这是蠢话。

师青玄慢悠悠晃扇子:“其实在座皆是天下第一,不自知罢了。”这是浑话。

他站在人群中心,展怀揽住所有的光。活像在传教。

闻此高论,贺玄摇摇头,专心吃面。

“这位仁兄,对就是你别睡了。论周公礼数,您或能称个天下第一。那位仁兄…桌上放了五个空碗那个…”

贺玄掀眼数了下,好像是自己。他莫名其妙放下筷子。

乱哄哄中有人笑道:“这么能吃!说不定能吃个天下第一!”大家嘻嘻哈哈叫闹,而那两个人没有笑。

贺玄静静望着师青玄。师青玄合扇轻点下巴,飞个眼去,“那位仁兄,可是我心里的天下第一。”

眉心桃花灼灼,一眼春寒骤破。

贺玄微怔片...

他这一生只像遥遥凝望秋山,几万里长风外不得不为的克制。难平意熬作块垒,权当听任白璧有瑕。


5

橙味中夹杂的似有若无药香,引得裴茗郁闷。
“老道士真是闲的没事干了。让你取熊胆,又把熊胆制成止痛药给你。我不信你服气。”
师无渡仔细擦拭手中分橙的刀,冷笑道:“他不满我和你凑堆,要给我个教训,我便收了。”

裴茗的眉头缓缓皱起,“就因为这个?”
师无渡不甚在意,偷得浮生几日闲也不错。“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,可能你长得不太顺人眼。”
裴茗拎了剑闷声往外走,被师无渡叫住。师无渡犹豫一瞬,“你有点分寸。”他没存欺师灭祖的心思,不想把裴茗搭进去。
“放心。”裴茗骨子里的将魂使他好战,但好战不代表好勇斗狠。他倒想醉卧美人膝,长住温柔乡。可天命难违,总是无奈。
快步穿过那片苍翠竹林,裴茗没有征求任何人的许可,直接进了

*古代AU,刀客老贺x富贵公子青玄。用了不常写的人称,老贺视角。
*本想写快意江湖事,啰啰嗦嗦,只跟江湖打了个擦边。感觉我的作业怕是快做不完了。

1

我第一次看见他,他坐在煌煌灯火中,遥遥望过来。那双眼里灿烂的灵魂晃了下,洒出些带着天真的笑意。他拎起酒壶拍拍,要请我喝酒。
我并不认识他,却去赴了那壶酒,也不知为何觉得,他就该是坐在最明亮热闹处的人。

2

皇城赫赫有名的纨绔看中了我的刀。
他瞧上去文弱一个少年,偏喜欢这血海捞出来的东西。伶伶的骨怕连刀都拿不起。
我没有给他,只说,这不是用来看的刀。
他竟没有一般纨绔的娇气,反而好奇地问,是用来干嘛的?
是杀人的刀。
我存心想吓退他,没成想他哈哈笑开了。“那我也喜欢。贺...

*现代AU,道士也x狐狸青,ooc我的锅。终于把党费交上了。

*取烟霞为题,因为烟霞的引申义有红尘,觉得很美。借了微博上一个梗,文末会说!


1


王也一直假装不知道,自己的房梁上盘了只狐狸。
文绉绉地说,是万物皆有灵,不可妄欺生。通俗来说,是出家人慈悲为怀。
一只小狐狸,睁只眼闭只眼得了。
不知这狐狸是不通人性还是太通人性,在某个冻到握不稳笔的冬夜,啪叽掉下来,正正好掉进王道长怀里。狐狸在王也怀里打了个滚,毛茸茸的大尾巴扫过他手背,眯起眼笑。
柔软温暖的触感撩得人心痒。王也面无表镜捞起狐狸放在案上,“这位...道友,你自重。”
狐狸还是眯着眼笑,舔了舔爪子,“我不是什么道友。”
对于狐狸吐人言,王...

walnut

会当身由己,婉转入江湖。

© walnut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