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小甜饼,轻松流,无文笔。
*ooc归我,角色归秀秀。私设是没有换命,师青玄富贵闲人,但保留贺玄鬼王人设。
*双玄大旗永不倒!!(咽下满口玻璃渣手舞足蹈

1
黑水大魔王最近总睡不着。

2
每每子夜时分,贺玄便在一身冷汗中惊醒。这感觉不似铜炉山重开时的躁郁,更多像身体里在下一场寒骨秋雨,刺痛感针扎般绵密,而又无端。偏最近阴雨连绵,教人从里到外不爽利。
某天,辗转难眠的贺玄抱着枕头去敲花城的门,打算和他共同商讨鬼界未来二百年经济发展的道路。其实他仅仅是自己睡不好想给花城找点不痛快。
咚咚咚。没人应,可贺玄分明听见屋里床板在摇晃。
砰砰砰。过一会儿,门嘎吱开了个小缝儿。“干嘛。”花城探出一个极不爽的脑袋。
贺玄见花城面泛桃花,披衣草草,依稀可窥见精瘦赤裸的上半身。电光火石间明白了一些什么。“对不起打扰了。”他绝尘而去。
第二天,花城听完贺玄的烦恼,悠悠道:“我觉得你是一个人待太久了。”说完潇洒拂衣去,拒绝了贺玄以计划经济改造鬼市的建议,理由是加大管理力度会占用他和谢怜的私人时间。
贺玄有点苦恼。在尝试遍三界的助眠方法后,他偶然听说人间出了个有趣的说书先生。那人今儿讲的若是逸事,听者只要有一位没笑,他便分文不取。讲的若是悲剧,不惹得在座青衫尽湿,他扬言倒奉金银。
“听起来挺有意思。”贺玄决定把这位请来每天给自己讲睡前故事。
于是他在一个月黑风高夜把人家掳了回来。

3
师青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一睁眼,换了天地。床前贺玄那深潭般的目光撞进他眼底,砸出一圈细小的涟漪。
“...这位兄台,请问这里是?”
“幽冥水府。”
“你你你你是黑水玄鬼????”
“不错。”
师青玄一介凡人,三界间奇闻逸事可知晓不少,自然听过大名鼎鼎的“黑水沉舟”。能不知不觉把他带来这儿,眼前这位是正主的可能性十分大,接近一。
他竟然见到了活的,不,是可触摸的传奇人物!师青玄半惊半惧半激动,气血上涌,竟然晕了过去。
再醒来室内似乎比之前渐暗。窗外渗进来黄昏时分庄严的光线,正打在贺玄侧脸,柔和了他平素黑得阴郁的眉眼,为低垂鸦睫勾一圈绒绒毛边。像一个普通好看的凡人少年。
师青玄心中的惊惧被冲淡,生出亲近眼前人的念头。“那个...”
贺玄闻声抬头,师青玄看清他低头摆弄的东西。他撕纸玩儿似的在撕扯一个灵魂——白话真仙的残魂。“醒了,饿吗?”语气如同唠家常,好像他撕的真是纸。
师青玄吓得呜呼一声又晕了过去。

4
师青玄醒来方感到不好意思。“谢谢你啊,黑兄!”
原来师青玄属通灵体质,生有天眼,能见常人所不能见之物。大部分鬼善良而寂寞,喜欢跟人聊天,所以他才有一箩筐稀奇古怪的故事。
惟一困扰师青玄的是自他出生便如影随形的白话真仙——一个热爱败人兴致泼人冷水的烂嘴大妖怪,低级无聊,法力高强。颇为棘手。
“现在好啦,这东西再也不会烦我了!以前它一出现就让我心情奇差,我心里不痛快就爱哭,我一哭我哥也跟着我哭。他一哭人间就开始下雨,哗啦哗啦哗啦...诶忘记说。我哥是神仙呢,人称水横天,他在家也横...”
贺玄终于知道最近为什么一直下雨了,无奈扶住额头。
“我知道。”他打断师青玄无厘头的滔滔不绝。“别叫黑兄,我叫贺玄。”
师青玄一怔,被打断也没什么脾气,他一向好脾气。师青玄眼波流转,唰地打开别在腰间的折扇。那正中写着个玄字。他热热闹闹地笑了,“好巧,在下师青玄。”

5
师青玄为了报恩决定在幽冥水府住上十天,免费给贺玄讲睡前故事。
“...有一个披着熊皮的人,来到一户人家,要求娶这户人家的一个女儿...”
“杀害小动物,太残忍了。换一个。”
“...后来她不得不砍下自己的双脚得以停止。而那双红舞鞋依然在跳舞,越跳越远,向森林深处去了。”
“太血腥了。睡不着。”
贺玄抱着松软的厚被子,翻来覆去,倏地起身道:“你,过来。”师青玄莫名其妙,仍然照做。贺玄一把将他拉进被子里:“不如这样,你陪我睡吧。”他把自己睡不着的原因归结于被窝太冷和睡前故事一点儿也不温馨,讲故事的人自然需负责任。
“...”巧舌如簧的师青玄突然哑了。大概沐浴完的黑水长发湿漉,衣袍间冷香似有若无,实在消磨人斗志。再者说,躺着不是要比坐在床边舒服吗?他不反抗表示同意。
...
于是贺玄那一晚难得好眠。他发现师青玄特喜往人怀里拱,脑袋毛茸茸却不讨厌,有种天然的可爱。贺玄便没推开。
师青玄醒来后自己反倒不好意思,面红耳赤,像个哑炮,噌地起身跑出去了。贺玄一掀眼皮,没当回事儿,翻个身继续睡。

6
“...莴苣公主便把长发放下来,拉王子上去。”
“...”
“...睡美人沉睡百年,却因为王子一个吻重新苏醒。”
“...”
“...后来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,生了一个小公主,一个小王子,玉雪可爱。”
“今天讲的为什么都是这种故事?”贺玄故意凑近,拈缕师青玄的长发在指间绕圈:“你在暗示什么吗?”“啊??”师青玄再现宛若一个哑炮的情态,落到贺玄眼中是一片好颜色。
“我不是,我没有...”
“晚安。”贺玄掩笑,心满意足闭上眼。又是一夜好眠。

7
师青玄这晚死活不再讲了,坐在床边垂着脑袋。格外乖,格外安静,格外反常。
“你怎么了?”贺玄探头去看师青玄晦暗不明的脸色,被师青玄躲开。
“没怎么。”师青玄背过身去,抱着膝盖。
贺玄觉得无措。“...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?”
“从前有一个馒头,它走啊走,走到了南极。然后他就被冻死了。”讲完贺玄自己都觉得冷。
“哈哈哈,哈哈哈,真好笑。”师青玄的笑很假很敷衍,笑着笑着,他垂下脑袋叹气。“也不知道我哥现在怎么样了。”
没有办法。师青玄是迷路的雨凝结成云,叹一口气,就让贺玄心里下起雨。“带你出去走走,好不好?”

8
师青玄一回到人间立刻活蹦乱跳,逛街串巷如同不知疲倦,在杀价方面战斗力超群。
半天光景,贺玄看着手中帮忙提的大包小裹,恍然大悟:原来师青玄是个女装大佬。虽然后来师青玄解释是因为女装办事方便,不易被认出,毕竟他在人间也是一号名声响亮的人物。
贺玄不以为然,师青玄分明乐在其中。
二人踏着四合暮色归去。师青玄一面咬糖葫芦,一面呜噜呜噜地说:“贺玄,你人真好。我哥就不让我买女装、扮女相,他说他朋友里有辣手摧花的变态...还是你好,也不会嫌弃我奇奇怪怪。”
师青玄停步,眼睛亮晶晶地看向他:“我宣布,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啦!”
“我才不是。”贺玄貌似嫌弃地一横眉,满脸写着:谁稀罕,可晴朗的眉眼骗不了人。
“嗯,好,我就当你同意了。”师青玄一向好脾气,笑嘻嘻把糖葫芦伸过来,“尝尝嘛,可好吃了。”贺玄的眉头未松,勉为其难咬一口,慢慢咽下去。
“贺玄你真好!明天陪我穿女装怎么样?”
“不怎么样!滚。”

9
十天说慢也快,已到最后一晚。
贺玄没有如往常钻进被子瑟瑟发抖,而是满脸严肃坐在桌案前,誊写着什么。
“明天我就走了。”师青玄开口气势不足,活活矮下去半截。
“嗯。”贺玄还在聚精会神于手头工作。
“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?”师青玄分明扬着期待的尾音,贺玄却丝毫不顾。“没有。”
师青玄的心重重摔进谷底。他忽而发现这间屋子阴冷背阳,先前那黄昏与朝阳皆是贺玄为他伪造的人间。“最近几天多有打扰,我...”
“好了。”贺玄停笔,拿起案上的纸走向师青玄。他把那张纸塞进师青玄手中:“这是我所有的资产。房产地契田地明细一一罗列。”
“???”
“如果你愿意留下,这些就是你的。而且与我一处,咳,会削弱普通灵体对通灵体质者身体和精神状态的损害,百里内小鬼小妖不敢近你的身。对你有益。我也会给你买很多很多...小裙子。”
“你呢,你心里想让我留下吗?”师青玄笑吟吟对上贺玄飘忽不定的眼神。
“嗯。”贺玄开始质疑哑炮体质是否会传染,“有人暖床,挺好的。”师青玄融化了他骨头缝里的料峭,让荒原重生花草,秋雨化作春潮。

“那我就勉为其难留下吧。”师青玄快乐地扯过贺玄的领子,吧唧亲了一口。

10
从此以后,黑水大魔王每天都睡得很好。只是师无渡每天唉声叹气,苦了人间阴雨连绵。

E

评论(19)
热度(442)

walnut

我只爱唱人面桃花。

= 簌簌


一个没什么能耐的小姑娘

需要磨的东西还很多

感谢喜欢♡

© walnut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