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韩木椿常常翻来覆去做同一个梦。

梦里扶摇春山如笑,单薄的小少年拄着脸问:“师父,什么是长生?飞升就相当于长生吗?”

搁在平日,童如定要抓住机会念叨他多用功,不知怎的这次竟没有。童如只是揉了揉少年的发顶,叹息化入无边际的虚空,“大概是吧。”

“为何是大概?”

“人皆求长生,不代表人皆向道。求道之路如通天之途,非心性坚定资质上佳者不能至。与之相较,长生不足一提。”童如还是没能放过这绝佳的教育机会。

“所以...”少年眼风一转。

“所以?”童如差点以为他有所领悟。

“还是种花好。”韩木椿嬉皮笑脸堪堪避开童如拍来的书,伸一个懒腰,“天人五衰,凡人四灾,都是无常中的有常。强求长生岂不是逆天而行?至于飞升...”

“...就是一根萝卜对吧?”

“师父好记性。”韩木椿摆直了摇摇晃晃的身子,正襟危坐鼓掌。

“我看你是嫌功课太少了!太阳落山前,去把整套扶摇剑法练上十遍。”

“师父,你不喜欢萝卜啊?那苹果,苹果总可以了吧?”
“二十遍!混账东西。”

韩木椿从善如流地滚了。



2
在月光下,韩木椿沉默安静像一座泥塑。

童如出来寻他,就见他以一个金鸡独立的姿势稳稳当当睡着了。童如不知该气该笑,刚欲揪韩木椿耳朵,视线周折,停在他手中紧握的扶摇木剑上,又狠不下手。

童如认命背起自己的宝贝徒弟,踏着稀稀拉拉灯火归去。

“师父,扶摇山上的花快开了...你笑一笑就开了,真的...”

听清了韩木椿的梦呓,童如眼前三两孤灯好似烧出一片陆海,寂寞群山尽数化作通明万家。他心软得要命,想抱一抱他的小椿,悬崖勒马般未触碰衣角就黯黯松开。

作为师长,助韩木椿登顶大道便是他的道。至于其他,如何胆敢。童如期望韩木椿直上青冥,怎舍得他陪自己同堕深渊?

“...等稻谷成熟,收来新米酿米酒。米酒...埋过三年酿出玛瑙的红,好看极了...”饶是做梦,韩木椿也不忘自己的正经事——种花和酿酒。

他做事其实很有一套,只不过净是自己那一套套歪理。被童如拎着领子训知道讨好地笑,被骤雨狂风击倒索性躺好。分明脱胎于圣贤书的故纸堆中,却披挂着一身江湖草莽的混不吝。

这一点混不吝的活气渗入童如五脏六腑,骨血肢骸,赐予他体温、味觉、求而不得的爱与辛苦。他以身饲虎,甘之如饴。

千言万语不可说,从心底洒出,眼中流出,被掩在掖好的被角里。童如抚过韩木椿的眼睫,话音比动作更温柔,“扶摇山所有的花都在这儿。师父知道。”



3
韩木椿在梦过两三遍后才发觉那不是梦,是他在掌门印中所见百分之一。种种似梦虚妄,但他记得那几坛米酒。

第一年,酒清而冽,青白透亮。他要童如再等等,自己却偷喝了半杯。

第二年,酒香渐淳,淡黄明艳。他说,师父你早些回来,莫错过了这坛酒。

第三年,酒色赤红,如盛玛瑙。他一个人对着满碗琥珀光,突然觉得没滋没味。

韩木椿让童如拥有甜与苦,童如最终夺走了韩木椿的甜与苦,算不算某种恩将仇报?可韩木椿这条薄命本就是童如捡回来的,又何来恩仇相报?

想留的留不住,想走的不知为何走,爱恨狼藉,韩木椿自己都不明白。

童如的感情渊默无声,热力绵长。纵使只剩三魂委身于铜钱,也似乎一直温暖着韩木椿手心。“师父,你在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欲问,长生是何物,道为何物?”

“不死不生,是长生。求仁得仁,是道。”

“说不定我们真的可以长生呢。”韩木椿半是戏谑半是自嘲。

“怎想起问这个?你以前也问过,好像还被我拿书拍了一下。”

“之后你发现那是本民间话本,气我不务正业,要把我挂上房梁。”

“你理直气壮讲什么「书籍之事,患人不好,好之无伤也。」你自己说,该不该挨打?”

“师父懂观星,熟知奇门遁甲,不晓得会不会摸骨?”韩木椿笑嘻嘻顾左右而言他。

“神棍才学那东西。”

“想必是会了。可否为我摸上一次,看我还能苟存于人世几个春秋?”

韩木椿缓缓阖眼。他虽然看不到童如,却知道他来了。童如飘浮在案头一盏破旧的油灯旁,小心翼翼用指尖勾勒眼前人的轮廓,生怕按坏了他的宝贝徒弟。可他忘记了,现在眼前不过是一具黄鼠狼的皮囊。也忘记自己根本碰不到他。

他再也抱不到他的小椿了。

“如何?”

“苦尽甘来,大富大贵。”

“诶,可要借师父吉言。”韩木椿眉尖微挑,“较长生又如何?”

“尚有一须弥芥子。”

闻言,韩木椿展颜一笑,重新陷入漫长的静坐。


4
韩木椿很少再哼那些不成调的小曲儿。他握着掌门印在不知堂枯坐,偶尔眯眼远望因无人打理而荒草萋萋的扶摇山。

若能相依为命,不死不生何妨。

韩木椿的目光平静柔和,像晒着春阳的湖面。他好似看见窗外开了漫山遍野的花,一如当年他为师父种的。

“去年花里逢君别,今日花开又一年。”曲不成调,荒腔走板。


fin.

师父和师祖的番外反反复复看了四五遍,“想必若能死而无憾,就算是飞升了吧。”唉。安利一下《六爻》,暴风哭泣好看。
下个周考试的我真的不能再放纵自己了,真的不能写了(按住自己码字的手!

评论(43)
热度(354)

walnut

会当身由己,婉转入江湖。

© walnut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