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裴水,是写不显的山不露的水的轮廓,柳暗花不明那种动人。比如“他总是坐在宽广到有些空旷的神殿中央,长久擦拭一把剑。普普通通的长剑,普普通通的乌木鞘,普普通通地素净硬朗着,甚至未坠剑穗。若非有心观察,很难发现剑头的水波纹。”又比如,师无渡挑了眉问你怎么不敢看我,裴茗错开眼,摸摸鼻尖却说,你这把剑很好。
真的没有人嗑一下裴水吗,真的没有吗?没有吗?我为三毒瘤拍爆我的小破灯!(算了复习去了

评论(14)
热度(26)

walnut

会当身由己,婉转入江湖。

© walnut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