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这一生只像遥遥凝望秋山,几万里长风外不得不为的克制。难平意熬作块垒,权当听任白璧有瑕。

评论
热度(69)

walnut

一卧东山三十春

© walnut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