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第一只有一个。这是废话。

天下第一不只有一个。这是蠢话。

师青玄慢悠悠晃扇子:“其实在座皆是天下第一,不自知罢了。”这是浑话。

他站在人群中心,展怀揽住所有的光。活像在传教。

闻此高论,贺玄摇摇头,专心吃面。

“这位仁兄,对就是你别睡了。论周公礼数,您或能称个天下第一。那位仁兄…桌上放了五个空碗那个…”

贺玄掀眼数了下,好像是自己。他莫名其妙放下筷子。

乱哄哄中有人笑道:“这么能吃!说不定能吃个天下第一!”大家嘻嘻哈哈叫闹,而那两个人没有笑。

贺玄静静望着师青玄。师青玄合扇轻点下巴,飞个眼去,“那位仁兄,可是我心里的天下第一。”

眉心桃花灼灼,一眼春寒骤破。

贺玄微怔片刻,埋头夹起最后一口面吃完,径直出门。

“诶等等我啊明兄!”

……
师青玄累得气喘吁吁才追上贺玄。

他实在不明白背了一身琳琅玩意儿的人怎能走这样快。能打的人走得也快,好没天理!

“走这么快,明兄不要我啦。”

师青玄气鼓鼓的,咔嚓咬上追贺玄途中顺手买的糖人。全然忘记那些玩意儿是谁买的。

贺玄用脚尖踢走小石子,“天下第一,要的是那个惟一。人人皆有的,便不值得争了。”

师青玄嘎吱嘎吱啃糖人,抽出一句话的空档:“可我心里的天下第一,重在天下二字。”

因为你往那里一站,天下奔赴我眼前。

明明有心拥山河入怀,他却只勾了贺玄肩膀。“明兄就是我天下第一好的朋友呀!全天下,最好最好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贺玄低头瞥来,拈起他唇边指甲盖大小的糖屑,满不在乎咽了。师青玄磨牙吮糖,不知自己较糖甜得多。

师青玄面上腾起火烧云,衬额间一点红越发醒目。

贺玄见他呆样,伸手弹他脑门:“发什么呆。有祈愿,走了。”

哪有什么天下,有的不过这一个人罢了。

@半个菀。 给我菀一颗简单粗暴的糖!睡啦

评论(16)
热度(159)

walnut

会当身由己,婉转入江湖。

© walnut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