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一个不正经武侠pa。正经剑客x魔教小公举。自娱自乐产物。

*没车,但老福特说我有敏感词嘤。影响观感抱歉。


半月国遗骨迷沙,两生关客逢白话。


世人总以为,剑该是有鞘的。

然而世人皆知屠龙宝刀,无人听闻胭脂剑鞘。

“这胭脂鞘,是个什么?”

“谁知是个什么。反正是魔教圣物,魔教教主宝贝得很。”

“说起来,魔教教主不正在京城大宴天下豪杰,给自家妹子比武招亲?”

“确实如此。可也奇怪在此。”

魔教已五载未踏进中原,今日摆出这遭,只为比武招亲?中原武林恐无人敢信。

要谈起比武招亲的主人公,先得准备好十坛女儿红那样多的风流。有人说,魔教公主是人间罕有的绝色,一把琵琶飞金溅玉,一柄长剑挑亮虹霓。有人说,魔教公主是啖肉饮血的大魔头,娇顽成性,惟有教主对其百顺千依。

再多旁人言吹不开一片烟霞。因为真切见过的人没几个。

贺玄无意客栈中热火朝天的谈论。他喝光碗中面汤,背上剑,拎起酒壶,走入门外夜色。

他的剑漆黑,夜同样漆黑。

这是他到这里的第二个晚上,这是他千百个夜晚恨不得插翅飞来的地方。

借一盏月光,贺玄在城墙根挖出了一个头骨。他用衣袖拭去上面的黄沙,揣进怀中,将壶中酒尽酹于地。“这是从江南带来的荷花蕊。你睡了许久,错过好几季荷花。”

他从不饮酒。风中似有若无的酒香,他嗅来是惆怅。

猎猎天风裹挟着渐近的马蹄声,鼓动了贺玄的衣袍。

但这时不该有马蹄声。日头西沉后,半月关就成了两生关。生门一线,死门大敞。来者是人非人?

贺玄想也不想飞身掠上城楼。

半月之夜,月亮自绿洲深处的湖泊升起,为万物镀一圈银边。白衣白马的少年乘月光而来,一骑绝尘,半分黄沙未沾身。背负琵琶,腰间悬剑。他好像发觉身上的目光,抬起头,朝贺玄轻轻一弯眼角。浑似月下精魅。

在贺玄愣神的一瞬,城门忽然洞开,教那少年长驱直入。少年一声长长的唿哨,不见了踪影。果真似月下精魅。

贺玄皱眉,脚尖轻点掠起,稳稳落了地。

是人非人,是精是魅,与他何干。


正文走:https://shimo.im/docs/JFsuRCLUJn4V97Jm

评论(23)
热度(164)

walnut

会当身由己,婉转入江湖。

© walnut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