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夫,您快帮忙看看吧,我儿子这是怎么了。”女人用手帕揩去眼泪,抚过男孩的后脑勺。他脖颈以四十五度斜向下的姿势低垂,双肩内扣,身侧两臂停在胸口,作捧物状。像只僵硬的松鼠。医生想掰开他曲起的手指,指骨就发出嘎啦嘎啦的细响。


医生抬头,露出了然的笑。


“不必担心。”


他把男孩推进手术室,一刻钟后推了出来。透明塑料袋装有从男孩身体取出的东西。


“一种蛇而已。”说着,医生把那条染血的数据线递了过去。



评论(7)
热度(112)

walnut

会当身由己,婉转入江湖。

© walnut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