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一个隐秘的双箭头,PWP罢辽。还没看重启,短暂出现一下雨村的名字。

*笑对限流,看淡风雨。我爱簇邪。



01


福建省火车站。


稀薄天光淅淅沥沥渗进旧玻璃,一小块一小块散射,黏半寸路过的西装裤脚,扑闪好似水波光斑。少年人微侧过脸,低头吻住雪茄烟,无起伏的神色在雾中成迷。他有张挺好看的脸,却像可以变成许多人。


吴邪就看到这样的景象。


少年坐在一口迷你的木箱子上,吴邪猝不及防跌进他眼里。他立刻站直身,马丁靴还踟蹰不前,浑身初春的寒气已经把隔夜酒都烧起来。


归根结底,他还是个小孩子。


“黎簇,过来。”


吴邪张开手,不知想给黎簇一个拥抱还是击掌,总之被黎簇一扭头躲开了。


他有些不自然地掐掉烟,眺起眼看吴邪。


“我只是送点东西,和你没什么好谈。”



02


黎簇说,他们偷藏了一个当时苏万接到的包裹。偷藏的原因,吴邪看见东西便知道。


木箱里分盒包装,雪茄井然排列,盒子外还裹了防水材料。他走这一趟,是为还烟的。


“1943年的帕塔加斯雪茄,的确是好东西。”吴邪把箱子一合,仰脸指指门口,示意黎簇可以走了。什么也没多问。


他蹲在箱子前,察看雪茄时露出的后颈,黎簇盯了半晌。后颈是光洁的,在黎簇臆想中是咬起来偏肉感的。背面多好,深及喉骨的疤痕看不见,就像不存在。


停车场:https://shimo.im/docs/6Hbz3q0rZiwnavoM/

weibo:https://m.weibo.cn/5296847698/4293721778207685

评论(32)
热度(208)

walnut

会当身由己,婉转入江湖。

© walnut / Powered by LOFTER